武林动态   太极讲武堂  太极文化  太极研究  太极养生  太极社区
太极百花苑  太极英语角  太极竞技  太极人物   俱乐部  太极论坛
 中国太极拳网>>武林信息
  天津发现北少林  
   
  

几经劫难后,蓟县少林寺遗址满目沧桑


  
传人证明———商氏武功一脉相承
  盘山脚下的公乐亭村是一个家家习武的村子,商氏一族大都住在这里。村中商宝良家至今还留有一本祖上传下来的“武功秘笈”,商家人都是用这本书来演习武艺的。当然,那已经称不上什么秘笈了,因为练商氏武术的人很多,大家都是在互相研习。何况,商氏族人也还有其他的武功抄本。据天津体院专门从事少林武术研究的高文山先生介绍,“武功秘笈”中介绍的很多招式都与少林功夫极为相近。
  北少林寺所在地蓟县地区现存的商氏少林武术是北少林武术在蓟县的代表,其影响遍及京津及古蓟州地区。蓟县古时又称渔阳,位于北京东道180里燕山南麓,境内有长城41公里,为塞下之地,由于地域之关系,蓟地民风悍勇,尚武成俗,唐人杜甫诗云“渔阳豪侠地,击鼓吹笙竽”。

北少林寺遗留的柱基


用青石垒成的寺基

  传奇人物商仕芝
  据县志记载“士芝者,字德周,蓟邑西五里公乐亭人,先籍乃辽宁铁岭人。其先人随清入关,后辗转定居于蓟地。芝公生于乾隆60年,殁于光绪6年,享寿80余岁。公貌身躯伟岸,长眉其目慈容可掬,诚若田舍一翁也”。商仕芝于幼时即得武传,后来商仕芝苦练数年,武艺有成,此时商仕芝虽然学得武艺,但自觉不足。商仕芝即赴盘山北少林寺学艺,拜武僧景礼为师,尽得真传。
  商仕芝出身八旗满人家庭,出师后,经人推荐入宫廷担任侍卫,因办差至河南,经人指点推荐得以到嵩山少林寺,归来后武艺更加精进。据民国的蓟县县志记载,商仕芝“授徒于城内财神庙时,以拳向井口下击,井水沸腾示其徒”功力深厚为蓟县人民传诵。县志还记载:“自城至公乐亭五里,(商仕芝)以小手指提布袋,内贮蓟钱二十四千,重二十四斤,往返来去至老犹然”。
  商仕芝的武事逸事,在蓟县地区口碑极多。一年有山东名镖师魏长春,从北京押镖到沈阳,途经蓟州,将镖车寄放在蓟州西门处天仙宫内。对众人曰:江湖久闻商仕芝老师,是蓟州人,我将要访问他,比试武艺,以增加见闻。于是到公乐亭见商仕芝老师,出言不礼貌,商老师起初不肯比试,要求再三,两人交手,仅一回合,商仕芝老师以短招“二郎扳闸”将其制服,而没有伤着他,后来又比试大枪,没有几下,商仕芝又战胜了他,于是他要纳头拜师,商仕芝说你将镖车送到以后再来。后来魏在办完事后果然又来到公乐亭,求教半年才离去。据乡间老人讲,魏长春身高八尺,如黑铁塔一般,也是江湖上一个有名的人物。
  商仕芝无子嗣,生有四女,都精通武艺,出嫁后将武艺普遍传授乡民,至今承传不绝。商仕芝除在外设场授徒外,在乡梓有得意高徒三人:族中孙辈的商布贵、周升、赵六公。由于在蓟县少林武风十分炽烈,达到空前热潮,练武防身是那个离乱年月中的一个精神支柱,也成了人们必需,据老一辈讲每到晚间,槐荫树下,坊间场内,成群接伙,演练不休,有从十几里外徒步赶来的,常年不止,求艺之诚让人感佩?lt;/P>

  商氏北少林武术
  商氏及其传人后来成为北少林武术的公认代表,北少林武术主要传承的商氏家族居住地公乐亭村,论武在全县有名。商仕芝以武艺教化乡里的遗风在其后人中代代不绝,天津商委退休老干部王中秀介绍:在三四十年代他参加革命前的孩提时代,商仕芝后人商氏家族的老师到城乡各地教授武术,他与许多少年一样作为基础教育,苦练了几年。
  在蓟县像王中秀的例子自抗战以来不胜枚举,商氏一门从商仕芝后第八代起北少林武术代代相传,加上武艺精湛的弟子,粗略记录至少有:商布坤、商洪顺、商洪甲、商洪友、商洪奎、商琪祥、商琪珍、周会春、高四醉、张相中、王子玉、路广良、徐万路、张汉青、郭存、周存、周军、陈荣、李剑、李亮、李德永、李德全、李德生、赵景全、周中亮、刘海青、徐明、贾春、牛相浦、张海等公。这些人除徐明先生尚在,皆已作古。别门北少林武术在蓟县传人,武万良、张策、牛德海及其弟子在蓟县地区武术活动中亦有美誉。
  北少林武术借遍布蓟县城乡的少林会,在过去的年月里还为传统文化添上一笔重彩。在传统的节庆日子,北少林武术传人们在少林会表演人民喜闻乐见的北少林武术。表演中不仅武术精湛,还配有形式完全体现了古代鼓乐特有的节拍的乐器。战鼓开旗门仪式后,拍板一响,两对铙,两对钹,还有小镲等鼓金配合,慷慨燕赵之声顿起,舞练者雄姿勃发,声助武威,真正让人体会金鼓齐鸣的原汁古风。过去各乡都有请少林会进行武术表演的习俗,各乡也有少林会相互竞争水平高下,对武术的促进,对民间文化的发展起到了良好作用。

  遗址证明———千年古刹宝塔临风
  砖瓦窑村的村民韦民照看着村里少有的一大片空地。
  因为在山里,这么大的一块平整地是少有的,也因为这里曾经是一座千年古刹的宅基,所以平整地有这么大。
  砖瓦窑村位于蓟县盘山的东南山麓,夹在两山之间的山坳里,是被称为“中盘石胜”的古中盘所在地。山脚下是乾隆的行宫,再往山上走就是著名的紫盖峰。村边的山路则是乾隆皇帝游盘山的“御道”。
  站在韦民家的院门口,砖瓦窑村的会计杨利民指着用青石垒成的那片房基说,这就是北少林寺的旧址。
  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几百米远处有一处倚着山势用青石垫平的平台。由于山坡陡峭,垫平这里用了大量的青石,平台离山最远的一个角居然垫起有六七米高。问杨会计怎么就知道那里曾是北少林寺,他又用手指了指平台上方500米处的一座白塔说,那塔叫“多宝佛塔”,就是寺庙里才有的塔。于是刨根问底,多宝佛塔也无法证明这里曾经是北少林寺的旧址呀。杨会计顿了顿说,老人们讲,这里就是北少林寺的旧址,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在盘山实行“三光政策”,把全山的寺庙都给烧了,北少林寺也未能幸免。不过家里的老人有的年轻时还在寺里做过工,他们说这里就是北少林寺。
  还是有些将信将疑,于是,走上那个平台去看个究竟。
  平台至少有五亩地大小,是村里的场院,但是并没有放太多的东西,于是便长满了杂草。韦民家的鸡在这里散养着。平台的正面一左一右长着两棵柏树,韦民说,蓟县的山里没有这种树,这种树叫血柏,大多是种在寺庙里的。于是仔细看去,树的姿态是有些“不同凡响”,左边的那棵颇有些龙形,右边那棵居然一个树根上长了两棵树干。
  前殿在哪里呢?韦民跑到了青石宅基的一边,用脚跺着一块长长的青石板说,这就是前殿一上台阶的第一块石头,这下边就是台阶,小的时候还有,后来不知怎么就给拆了。果然,就在韦民的脚下,一块圆圆的柱基石“躲”在了杂草丛中。韦民证实说,对,这里就是前殿的一棵木柱子,山门在青石宅基的下面,靠左边一点。接着,他又指着平台的正中说,那里便是大殿。
  大殿只是出现在臆想之中了,但被村民们垫猪圈的汉白玉石碑却是真真切切地躺在角落里。尽管它们现在并不与猪为伍,但上面还是积满了脏土和粪便。用树枝大致除去上面的污垢,惊喜地发现碑文中确实有“北少林寺”的字样,看来众人所说为实了,这里应该就是北少林寺的遗址所在。
  这会儿,韦民开始讲起了他听说的北少林寺。
  以前的北少林寺是比较有影响的,这蓟县山上72寺当中,有不少都是北少林寺出资修建的。
  多宝佛塔原来是建在少林寺院里的,后来给“挪”到了后面的山崖上,塔下面就是一年四季泉水不干的“红龙池”。原来多宝佛塔顶上有一个生金的尖,后来让土匪给抢走了……

  资料证明———冠名少林史籍有书
  少林寺祖庭在河南登封是世所共知的,但是少林寺以外有几个少林寺却一直传说很多。“久负盛名”的莆田南少林便是无从考证的“少林寺”。据历史资料记载,自元朝福裕大师扩大少林寺影响在和林、蓟州、太原、长安、洛阳分设“五少林”除洛阳的以外皆不以少林寺冠名,后来发展的下院也各有独立冠名,如现在在河南三门峡熊耳山的名为空相寺,龙门山有宝应寺等,现存的蓟县北少林寺是惟一的以“北少林寺”冠名的少林寺。其后福裕的弟子奏请批准的少林寺护寺下院共达二十三所,皆在中原地区,也各有独立寺名,未见以“少林”冠名的。
  蓟县的北少林寺也叫北少林禅寺,地处天津蓟县盘山东南麓“中盘”的开阔山坡上。旧名法兴寺,魏、晋间建,是蓟县县志中记载的现在可找到的最早的佛教寺院,也是天津最早的寺院。

  北少林寺和佛道之争
  盘山中盘的法兴寺是怎样成为北少林寺的呢?据史料记载:元至元二十三年(公元1286年),道教造云子派其徒张志格到处选择观址,结果选中了盘山。当时,全国道教总管长春真人邱处机被成吉思汗称为“神仙”,尊为“国师”。于是,造云子借助邱处机的力量,“借用”法兴寺。之后,道教一行人拆佛塔、毁殿宇、碎佛像,并冒奏国母太后,改名栖云观。元仁宗延佑二年(公元1315年),上方长老巢云威,忿其无礼,打碎栖云观的石碑。并与那摩大师、少林雪廷福裕禅师一起,到大都(北京)面见元仁宗,奏明其事,元仁宗降旨将栖云观恢复为僧院,更名“北少林禅寺”。雪廷福裕禅师便教寺中的和尚修习少林武功。从此,盘山少林寺也习武成风,北少林寺与少林寺一同名传古今。
  关于这段历史,有很多史料都有记载。《至元辨伪录》中记载。
  盘山中盘法兴寺,亥子年间天兵始过,罕有僧人。甘泉本无,元和尚之嗣振公首居上方,橡栗充食,以度朝夕。全真之徒.扶邱处机之力,谋占中盘,乃就振公假言借住,振公允之。既居久,遂归永定。王道政、陈知观等拆殿宇,毁佛像,冒奏国母太后立碑额为栖云观。寺内古佛舍利塔高二百尺,及正殿三门,一并拆毁。至乙卯后,上方长老云公忿其无礼,碎其碑,奏告皇帝,又共那摩大师、少林雪庭福裕禅师朝觐,具陈其事,改正其弊,仍为僧院。戍午年九月初四也。
  佛道大辩论后,忽必烈决定,将栖云观移交给和尚,由巢云主持寺务。关于巢云和尚,有关资料记载:
 中统年间,诸路释教都总统少林寺长老雪庭福裕来玉山时,把云威带到大都大万寿寺,职主药藏。云威遂日日参学,钳锤日久,成了福裕认可的弟子。当法兴寺从道徒手中收回时,福裕派他去主持寺务。
  巢云威禅师,太谷侯氏子,幼业儒,有名誉,及壮下发,参玉山达公,承印证,出住盘山法兴寺。
  《盘山志》中记载
  师之燕居万寿主药藏,无日不参钳锤。是时盘山法兴寺虚席,师立僧接武。新巢云轩,以巢云(原名云威)自号。宣政院使脱克托具奏朝廷,有旨更法兴寺为北少林禅寺。元《云威禅师塔记》
  此后不久,在宣政院使脱公(脱克托)的支持下,法兴寺改为“北少林寺”,传禅宗曹洞宗。时间约在中统本年或至元初年。至正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云威以微疾告终。其弟子智感继主寺务。

  北少林寺和地理记载
  北少林寺所在的盘山历史悠久,是我国著名的风景区,曾被列为全国十五大名胜之一。盘山距蓟县县城12公里,它坐落在北京正东90公里的燕山南麓,处于京、津、唐、承四角交汇地带。从更大的地理尺度上看:“连太行,拱神京,放竭石,距沧海,走蓟野,枕长城,盖冀州之天作,俯临众壑,如星拱北而莫敢与争也”(乾隆《游盘山记》)。所以,历代的游客众多,其中不乏文人才子,于是在不少游记和咏词中均可找到描写北少林寺的字句。
  明代进士刘侗《盘山记》记载:“(盘山)盘有三,下盘泉,上盘塔,中盘寺,少林寺也。寺傍红龙池,水鲜崖老”明确指出盘山中盘以少林寺为名,这一说法被当地村民所印证。据他们讲,过去北少林寺寺产上下均有十几里的范围。
  以北少林寺为核心,周边胜景不少,《中盘绝胜》说:
  从少林寺往北走二里地,便到了古中盘。古中盘的庙址、碑刻、塔林为蓟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古中盘位于紫盖、莲花、毗卢三个山峰之间,《盘山志》称这里为“绝胜之地”。若置身于古中盘,则最能领略中盘的石胜。层峦叠翠,万壑千峰,石怪岩奇,林木郁茂。
  一进古中盘,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石塔林。石塔林在寺前半里处,称为塔院。矗立的和已倾圮的石塔共20余座。(由于山洪泥石流,原塔多倒,据记载有塔24,可是几年经清理已经发现有25座了)这些塔呈方形、六角形或喇嘛肚形;有的有檐,有的无檐,有实心的,有空心的,多彩多姿,错落有致。均为花岗岩雕凿,极为罕见。西崖壁上,有线刻菩萨坐像一尊。

  北少林寺和乾隆皇帝
  清朝乾隆皇帝第一次游盘山时,兴致勃勃地用“早知有盘山,何必下江南”的诗句来盛赞盘山风光,堪与江南媲美。由于从京城到盘山比到承德避暑山庄行宫近一半路程,也由于盘山的景色绝佳,清朝入关后不久就对盘山加以经营,乾隆就曾31次游山。由于乾隆对盘山北少林寺的情有独钟,所以在可以见到的传世御制乾隆咏盘山诗两百余首中,乾隆咏少林寺(乾隆没去河南的少林寺,这里的少林寺实指北少林寺)的诗竟有7篇之多。他至少曾于乾隆十年二月、十三年七月、十七年二月至北少林寺正式参访。31次到盘山住处多为静寄山庄,那里离北少林寺仅仅三四里之遥,信步漫游到北少林寺一定是很容易的事,他常“斥警跸,减仪丛”避免“近御执事者汗雨挥而尘烟腾”减了他的雅兴。他初到少林寺就有感留诗,其诗为:
  《少林寺》
  处由来初地,会心都契法源。
  是水出嵌隙,路转人度松门。
  林名自少室,是一是二堪参。
  座壶中天半,下临万壑千岚。
  仰似沾花雨,布施非为福田。
  门自彼无俗,山林于我有缘。
  释永信重修北少林寺弘扬民族文化

  方丈心目中的惟一
  2002年12月,少林寺释永信方丈在徒弟阿德的陪同下,利用在北京开会的机会,专程赶到蓟县盘山,考察北少林。虽然这一次只是匆匆地在北少林遗址前停留了一个多小时,眼前呈现着一片残垣废墟,昔日挂在寺门上的“北少林寺”牌匾早已不知去向,但释永信方丈的心里却在默默地勾画着未来北少林的蓝图。
  对于释永信方丈来说,振兴少林寺和少林文化是祖先留给自己的历史重任。尽管北少林历经劫难,数十年无僧人居住,但仅仅是那些残垣断壁、破损的石碑,就足以让释永信方丈念念不忘。
  三年内,这已经是方丈第二次来到蓟县考察北少林。“这里才真正是少林寺的正宗下院。”释永信方丈说到北少林时目光里充满了爱惜之情,“这几年全国有无数的寺院力图得到我的承认,想成为少林寺的嫡传下院,但我们查阅了大量的史料,最后只承认天津蓟县的北少林,才是惟一的少林寺下院。”
  两次考察,让释永信方丈对北少林产生了特殊的感情:“我曾经走访过蓟县盘山附近的一些居民,他们当中还有很多老人会功夫。我看过他们的武术套路,和少林功夫传统套路同出一家,还可以明显找到少林功夫的踪影,这说明,当年的少林武僧曾经把少林功夫传给这里的居民,后来代代相传,仍然保留至今。盘山北少林与嵩山少林寺的血脉亲缘是割不断的。”

  一次难得的机遇
  虽然深居嵩山,永信方丈的心却看得很远,他要实现他的梦想,让少林寺成为全世界的少林寺。十几年来,释永信方丈带领着徒弟们奔走四方,曾经在全世界数十个国家巡回表演,宣扬少林文化、少林功夫。虽然相隔很远,但在释永信方丈的心中,天津蓟县的盘山北少林,是一块宝地。
  “这里面临着一个不可多得的机遇,不要看现在的北少林只有残破的碑垣,如果我们能将它好好恢复的话,一定会成为少林寺很好的分院,不但会重新挂上‘北少林寺’的牌匾,还会有少林僧人在这里居住,习武修行,也会带来1500年来少林寺传承下来的禅武文化。”释永信方丈谈起北少林的未来,显得信心十足,“蓟县盘山距离北京相当便利,如果能够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我愿意出资、出人、出力,重修盘山北少林,甚至还可以派出专门的武僧团到天津来发展少林功夫,将少林禅武精髓带到这里,让这里成为弘扬少林文化的一个窗口,也是我们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向世界展现少林文化、中华民族文化精髓的窗口。”

  少林武术争作奥运项目
  释永信方丈还有一个心愿,就是把少林武术带到奥运会上,让这个民族的瑰宝真正成为世界的。于是,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成了最好的契机。释永信方丈说,如果少林武术成为奥林匹克项目大家庭的一员的话,盘山北少林就会肩负着弘扬少林文化的重任,到2008年,离北京只有80公里远的北少林会成为世界各国运动员和游客观摩少林武术的基地,成为各国武术爱好者切磋技艺的演武场,成为向世界展示中华武术的最前沿。
  释永信方丈说,他曾经与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的两任主席萨马兰奇和罗格见过面,并且提到了借助奥运会向世界展示少林武术的想法。他说,他会为这一目标继续努力。
  正在北京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释永信方丈,百忙之中仍然没有将这项工作搁置下来,时常与有关人员保持联系,商议重修北少林的计划。曾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释永信方丈表露过自己这一心愿的迫切心情,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永信方丈的心愿就会被实现。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帮助信息 | 联系我们 | 欢迎投稿
版权所有 中国太极拳网
未经太极拳网书面特别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