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动态   太极讲武堂  太极文化  太极研究  太极养生  太极社区
太极百花苑  太极英语角  太极竞技  太极人物   俱乐部  太极论坛
 中国太极拳网>>武林信息
  山东青州武林旧事
 
  中华武术  
     神力千斤王
  一提青州武术界,必然要提到王子平,因为这位上海全能武术家在20世纪30年代初应邀从上海到青州玩了几手绝活后,使得向来自以为是的青州武术界瞠目结舌。而今,王老虽已作古,但他的“五绝”——狸猫倒爬树、壁虎游墙功、蹬石担、耍样刀、中国式摔跤,仍令人难以望其项背。
  1932年5月,声名显赫的王子平应邀从上海到青州传拳授艺。作为中央国术馆少林门门长,王子平先生受到了青州武术界极大的推崇,从学者甚众。某日,青州城里清真寺的阿訇与乡亲们宴请王老先生。席间,王老豪兴所至,当众表演武林绝技,令观者大开眼界。
首先表演的是“狸猫倒爬树”。但见王老头朝下脚朝天,身体斜出,左肘屈曲,右臂伸直,两手紧握碗口粗的榆树干,周身配合,一纵一纵向上蹿,将至树干分叉处,再一纵一纵往下退,再看那结实的榆树皮,早被其双手搓得纷纷掉落。离地面一尺许,猛一弹身稳稳落地。
  飞檐走壁也称“壁虎游墙功”,以前人们只听传闻,这次王老要表演一番让众人开开眼。寺内影壁墙高达丈余,但见王老后退七八步,脚尖点地疾速前冲,三两步已立于影壁墙头之上,而后双掌按住墙头倒立起来,一步步“走”至大殿房顶之上,在众人高声喝彩中,王老双手猛按屋顶,身体凌空弹起,一个“珍珠倒卷帘”,犹如灵猿般飞身直下轻轻落地,整套动作潇洒自如,一气呵成。
  王子平先生素有“神力千斤王”之美誉,为一睹先生神力,寺内特意借到一把春秋大刀,重一百八十余斤,乃清朝考试武举所用之样刀,由四个壮汉抬至王老跟前,名为欣赏实为试探。哪知王老稳抓刀柄,脚外缘猛磕刀把,大刀即拔地而起,随着王老两手在胸前飞速旋转,十几圈面花之后,即俯身练背花。但见刀光霍霍,满院挟带风雷之声,令人触目惊心。舞花完毕,继练“天王托塔”。只见他用食、中二指顶住刀把尖端,右臂与刀成一直线,交刀探向空中,众人齐声呐喊,王老再显神功,右手食、中二指猛顶刀尖,大刀便平平落于其高举的右掌之上。然后五指配合,一百八十余斤的大刀便在其掌上盘旋起来。练到妙处,王老豪兴再起,右手握紧刀根,使刀平立于空中,两臂平行伸直,迈开虎步绕场缓行,好一招“顺风扯旗”!围观者有幸睹此超人绝技,莫不击掌叫绝:“神力千斤王果真名不虚传!”
  茶过三巡,菜过五味,王老又乘兴表演了蹬石担,那惊人的膂力与内功,令在场观众目瞪口呆。
见王老先生练完石担,众人忙上前劝其休息,以免过力伤身,那知王老呵呵一笑:“这样吧!请你们当中摔跤最好的高手下场,我们穿上褡裢儿跌两跤。”众人齐声喝彩。青州人酷爱摔跤,每于傍晚饭后便自发组织练习,故其中亦不乏好手。青州人刘某身材魁伟高大,善摔跤,附近乡邻几无对手,在众人怂恿下,下场与王老一决雌雄。刘某穿上褡裢晃开行步,半圈之后,便大吼一声犹如恶虎扑食般抓住王老褡裢,近身插腿,欲用“切别子”。王老不慌不忙,右手掌轻按对方前胸,在对方将近未近之瞬间,猝然发力,刘某立即应声而起仰面飞出丈外!这快若惊鸿般的一招令众人愕然良久始醒转过来,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六十余年弹指一挥间,而今王老虽已乘鹤而去,但这位中国武林前辈的传奇故事却永远留在人们心间。
  武教头之争
  武术是一种文化,一门艺术。可惜的是,武林中人未必意识到这一点,于是便导致门派间乃至师兄弟间永无休止的争斗。
  原山东益都(即今青州市)国术馆约成立于1931年,馆长由窦来庚担任,其时有山东高唐县著名武师李萌堂任武术教练。李年轻时曾任马良部队武术教官,后部队离散,李氏经朋友介绍到益都国术馆任教。
当时,益都国术馆设在青州城里清真寺内,李萌堂虽系汉族,但对回族中的规矩与礼节均很内行,又为人正派,所以回民子弟对其推崇备至,青州武术在李萌堂时期已达到了一个高峰。就在此时,济宁人刘某携一帮弟子来找麻烦。
  刘某乃济宁年轻一辈的回族武林好手,但非常争强好胜,来青州之前,他曾在沂水一带传拳授艺。
沂水清真寺有一位米桑阿訇,在寺里教着一帮年轻弟子学习武功,由于教徒有方,在沂水一带颇负盛名,这自然也影响到刘某的生计。终于,在星期五回族礼拜日主麻这一天,刘某来到清真寺,向米阿訇公开挑战。
  “听说你功夫很厉害,在下不才,特来领教一二。”
  “唉!我都六十多岁了,教这些青年无非是强身健体而已,况且,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我看就算了吧!”
  刘某见米阿訇口气很软,更加狂妄,在寺前空地上来回走了两趟,那二起脚、旋风腿、腾空双摆莲运用自如,“啪啪”作响,引得一帮看热闹的小子乱喝彩。
  刘某轻蔑地扫视着阿訇:“下一个礼拜日我还要来讨教!”说罢大摇大摆而去,而米阿訇显然面有愠色,瞅得仔细的人心里明白,下个礼拜日准有好戏看了。
  刘某在下一个主麻日果然如期而来,只见他一身紧身短打衣裤,腰间各插一把八棱紫铜锤,往大殿下一站,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旁观者心里暗道:“哎哟妈呀!莫非这是给老米送终来啦!”
礼拜结束,米阿訇缓缓起身,将身体移向刘某,就在这一瞬间,刘某手中双锤疾扫米阿訇双腿,只见米阿訇抽身欲撤,刘某双脚腾空而起,直踢米的头部。好狠哪!千钧一发之际,米阿訇旱地拔葱,犹如一鹤冲霄飞身直上,双手已捏住房檐:“打你脏了我的手!”声到腿到,刘某右腮帮子上被结结实实地踹了一脚,顿时眼前五光十色,一头栽下大殿,挣扎良久站起身来,扭头就走。从此,沂水再也见不到刘某的踪迹。
两个月后,刘某来到青州,并且在短时间内召集了一帮弟子,前呼后拥来到益都国术馆。
  其时,馆长窦来庚已辞职,益都县县长杨九五兼任临时馆长。
  刘某来到清真寺,气氛顿时颇为紧张。
  “到底是猪耳朵好吃呢还是油香(回族传统食品)好吃?”刘某向阿訇们发问。
  “你这是什么意思?!”
  “益都国术馆设立在清真寺内,武术教练就理应由回族拳师担任,怎么你们偏偏要请个汉民作教练呢?”
  李、刘二派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即日下午,杨县长召集国术馆其他负责人以及李刘二人共商聘任武术教练一事。会上,双方各抒己见,互不相让。
  杨县长最后发话:“李老师虽系汉姓,但不烟不酒,而且传授弟子分文不取,又真有一身好武功。另外武术这一行不分回汉,如果刘老师也能做到分文不取的话,我们甘愿辞退李老师。”
刘某来青州就是为了养家糊口,分文不取不明摆着砸自己的饭碗?于是悻悻而归。不几日,益都国术馆凑了一笔钱,送刘某上了火车。
  许多年后,有到济宁做买卖的青州人见过刘某,只是刘某已年近花甲,少年血气早已消失殆尽,并且,决不提“武术”二字。
  跤坛四杰
  在青州武术界,只要一提沙荣生、李玉标、王穆成、赵传福,鲜有不知者。因为他们不仅是1958年山东潍坊市中国式摔跤冠军,而且他们所传授的许多弟子,现在正活跃在全国各地的摔跤场上。
1956年,益都县体委为备战1958年潍坊市全民运动会,聘请著名武术家王长荣担任武术教练,而摔跤教练却一直没有人能胜任,因为摔跤这一行属于两人徒手实战竞技运动,如果让一个不明跤理的人来担任教练,无疑会误人子弟。正在山穷水尽之时,有人向县体委推荐了居住在青州北城村的前清末善扑营御跤队扑户张厚明先生。
  张先生当时已年近八旬,对于县上突然派人来访深感恐慌,以为要翻他在清庭御跤队时的旧账,以至于在给来访者端茶时竟双手颤抖犹如抽风,将茶杯失手打翻在地。
  来访者见老先生吓得语不成句,赶紧上前:“张老师您请坐,我们这次贸然打扰实出无奈。因为地区要举办摔跤比赛,苦无明师指点,所以我们这次来请您出山,教一教那几个队员,不知您意下如何?”
  张先生一听此言,悬在心上的石头顿时落地,少年豪气在八旬老翁的胸中激荡,他沉吟片刻,猛然起身抱拳向客:“即然国家要用,老朽义不容辞啊!”
  从此,城里清真寺的摔跤场上每天都站着一位白发苍苍的硬瘦老人。
张先生从十几位毛头小伙子中挑选了四位热血青年,指导他们在三伏天抖皮条、拧铁棒、扔沙袋、抓坛口、拉滑车、踢树桩、举石担、摔麻袋、扑虎、跌背、鲤鱼打挺、滚翻跌打,三个月的基本功训练下来,四个青年个个肌肉发达,拼力十足。然后张先生开始系统地教他们各式跤架、撕把、抢把以及摔跤绊子:上把前进、耙拿子、手别子、架梁脚、泼脚、缠麻花、小鬼扛山、进步贴身靠、大得合、小得合等等,一个绊子不练上三五百遍,不摔上三五百个跟头绝不罢休。晚上,四个青年拖着形如灌了铅的腿回到家中,一头扑进被窝里呼呼大睡,他们训练得实在太苦、太累。
  1958年,潍坊市全民运动会摔跤比赛拉开帷幕,四位青州健儿在各自不同的级别中龙腾虎跃,所向无敌,憋了两年的劲在这个辉煌的时刻充分地爆发出来。沙荣生在同平度著名摔跤教练的冠军争夺中互不相让,二人你来我往,争脱撕抢,猛然间,沙荣生虎吼一声一个下把前进将对手撅在半空,猛力下压,双方僵在一起犹如影片中的定格。关键时刻,沙荣生双膀一叫丹田力,双腿向后猛一挺,头几乎垂到脚尖,只听见一声沉重的闷响,对手已仰面朝天躺在一米开外的黄土地上,终于没有站起身来。
  李玉标天生大力,又有跤技在身,在同对手争夺冠军时如同恶虎扑食一把掏住对方中心带,向怀里猛地一提,对方的腰肢立即向前形成一张弓,李玉标右腿向其身后一插,对方跌倒尘埃。
王穆成、赵传福见两位师兄弟早早结束战斗,更是意气风发,晃起行步同对方进入力与技的拼搏。半分钟后,各自的对手已呈颓败的姿态躺在二人的面前。
  赵传福,次轻量级摔跤冠军;沙荣生,轻量级摔跤冠军;王穆成,次中量级摔跤冠军;李玉标,中量级摔跤冠军。张厚明老先生在益都县体委举行的庆功宴上凝视着自己的四位爱徒,热泪纵横……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帮助信息 | 联系我们 | 欢迎投稿
版权所有 中国太极拳网
未经太极拳网书面特别授权,禁止转载或建立镜像